衾雪睡去月无声

萌的cp一个比一个冷
前世大概是个爱斯基摩人

【德钰】花胜去年红(二)

我!终!于!毕!业!了!

————————————————

兰钰儿才拿到年终奖,手头颇为宽裕,既然已经决定要照顾家中那位穿越者,此刻也就不吝于为之打点一二。下午去商场采购的时候,她便特意跑去把从前觉得好看的那几件男装买了下来,等到兴冲冲地拎着大包小包回到家才猛然想起古人最讲究的夷夏之别。牧云德虽是来自另一个时空,但自己买的这几件衣服在他眼里保不齐也是不入流的奇装异服,自己的一腔好意,只怕于他而言倒算是一种冒犯。有了这层顾虑,兰钰儿的热情消退了大半,开口时也不免有几分迟疑和局促。

“你身上的衣服如今少有人穿,若是穿着它出入正式场合会显得比较……嗯,比较特别。我重新买了几套普通些的衣服,不知道是不是你喜欢的样式,你要是不介意就先将着穿一下吧。”

牧云德原本正坐在客厅里看书,听到开门的声音便合上了书起身向兰钰儿望去,她一手扶着墙站着,一手忙着脱鞋,满头青丝温顺地垂下来半遮住脸,面上的细微变化却悉数落入牧云德眼底,欣喜的样子,晃神的样子,失望的样子,都与旧时一模一样。兰钰儿是个心思很浅的姑娘,心理活动都写在了脸上——又或者是他对她实在太过熟悉,望见一丝表情起伏,就清楚她的情绪变化。此时听见她语气颇为踌躇,便将她的担忧猜到了八九分,立时放下书走上前来,笑意融融地道谢,“有劳姑娘费心。牧云德并非挑剔之人,姑娘置办的东西,在下自然是无一不喜欢的”,她闻言神情一松,牧云德便从她手上接过纸袋进屋换了衣裳。

牧云德实在是一个很和气的人,兰钰儿这样想着。

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时空,不知道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待了多久,到了中午还被人用一碗粥给打发了,兰钰儿对牧云德印象颇佳,此刻便越想越觉得过意不去,唯恐他觉得自己不受欢迎,便有意向他表达自己的善意,因而背着身子站在客厅里冲卧室道,“前些天工作太忙顾不上做饭,家里也没剩下什么吃的。中午粗茶淡饭地招待你,实在是不好意思。”

“姑娘实在客气。在下从前客居天启城时,也曾尝过京中颇负盛名的坤德楼主厨的手艺。珍馐美味确实丰盛,可惜炫技太过却失了食物的本味,倒不如姑娘这碗生滚粥清清爽爽的好。依我看来,饮食不在繁杂,吃的人觉得合意便好。”

牧云德换好了衣裳,笑着从卧室走出来。他笑起来是很好看的,就像早春三月清风吹过湖面泛起的涟漪,极轻极浅,却入眼入心。被这样的笑眼望着,便是再生硬的客套之辞兰钰儿也都只好相信了,何况他话又说得这样好听。只是兰钰儿望着他的笑脸,却莫名觉得他并不开心。

“你怎么了?”

牧云德沉默了几秒,方才抬手将他原本的衣袍举到兰钰儿眼前,兰钰儿这才注意到,半分钟前还无比精致的衣服,此刻竟老旧得像是一件出土文物。

“这是怎么回事?”

“换完衣服转身便这样了。我倒是有一些猜测,不过此刻尚不能确定。”

“什么猜测?”

牧云德却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轻笑着打了个岔,“方才你出去的时候,我站在窗子前往楼下望了望,发觉你们这个世界的人穿衣打扮与我完全不同,我从前的衣服已经换掉了,头发是否也需要重新束?”

“嗯……确实是要做一些改变的,”兰钰儿心中犹在疑惑,却也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在我们这里,男孩子都是留短发的,你……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先帮你大致把头发剪短,然后我们再去理发店修一下。我知道你们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损伤,不过……”兰钰儿正在那纠结要怎么劝说他,牧云德就已经作了个揖干脆地答应下来了,“那就劳烦姑娘了,入乡随俗,我不是因循守旧泥古不化的人,姑娘不必有什么顾虑。”

兰钰儿点了点头,又想起什么,继续说道,“我们这里,也不兴作揖的。”

牧云德笑着自嘲道,“看来在下需要向姑娘讨教的,还有很多。”

兰钰儿腼腆地说了句“不敢当”,便示意牧云德在窗前坐下,回身去取了把剪子来。

夕阳就在兰钰儿抬头的刹那透过窗户照进堂前,像是在半空中涂了一层浮金的背景,将牧云德镶嵌其中,让她一时之间有些恍惚,分不清是落日的余晖照亮了牧云德,还是牧云德身上隐隐的光芒点燃了颓败的残阳。朦胧一霎间,她忽然觉得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仿佛在某个古老而寂寥的落日时分,她亦曾抬头望见他的背影立在斜阳里。一种温暖又悲凉的心绪就在此刻莫名涌现,让她心口微微酸疼。

“牧云德?”

“嗯?”

“继续说说你那个世界的事吧。”

“你想听什么?”

“西陆荒无人烟,北陆生活着蛮族、夸父和羽人,那东陆呢?”

“从瀚州过天拓海,往南便是东陆中州,天启皇城就在这里。”天启,他第一次见到兰钰儿便是在天启,本该把这话告诉她,可是说什么呢?是说他从一开始就用重重谎言将她包围哄她跌入软红千丈,还是说她在暗夜里闪烁的眼睛比夏日漫天的星光更加璀璨?

可是她已经在问了,“你去过天启城,那是怎么样一个地方?”

牧云德顿了顿,“天启,那是一座用阴谋和谎言建造在万壑松风中的纸迷金醉的都城,也是一头用权利和欲望豢养在黄金牢笼里的面目狰狞的巨兽。弱者,看见声色犬马物欲横流,堕身其中,销魂而死;强者,看见至高无上的权柄和寒光幽幽的爪牙,血脉贲张蠢蠢欲动,沦为笼斗场中可怜的猎物而不自知。人人都爱天启城,在这里,可以肆无忌惮地挥霍钱财或者梦想。”

“可是你并不喜欢?”

“我年少时,也曾爱极了天启城的危险和诱惑。可惜我最终失去的远比得到的更重要。”牧云德沉吟了几秒,不咸不淡地继续说道,“我曾对你说过,我是乱世的制造者。”

“嗯。”

“我曾经觉得,只有大争之世,人才会为了活命磨去劣性成为强者,这个世界疲软腐朽的部分才会被淘汰,可惜乱世首先毁掉的却不是粗鄙、顽劣、懒惰、愚笨,而恰恰是些温暖、美好的东西。很久之后我才真正明白,何为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最后一缕发丝落地的时候,牧云德也说完了他的话,兰钰儿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眼前的人,他的悲伤貌若平静却暗流汹涌,她未曾经历过,也觉得心中如有针刺。一个人可以对另一个人的痛苦感同身受吗?兰钰儿不清楚,但却也无法轻描淡写地说两句不痛不痒的话来劝慰他。要么今晚就做蛋黄土豆丸子吧,炸完撒上糖粉,吃点甜食心情会变好一些。在更深的无意识的心绪中,她在那一瞬间想要与他分担痛苦,却又实在无能为力。

“果然。”却听到他轻轻地叹息一声。

“你说什么?”兰钰儿偏过头看着他的侧脸,见他似乎一直盯着那个发冠,便顺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

牧云德的手却更快一步,在她的目光到达之前,发冠就已经被他修长的五指扣住,他转头冲兰钰儿笑了笑,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手,“突然间改变装束,果然还是有些惆怅啊。”

兰钰儿舒了口气,比起他那些沉重的过去,易服这个话题反倒轻松些。“再过几天就会适应了,吃完饭再带你去楼下修一下发型,我没替人剪过头发,见笑了。”

牧云德笑着谢了几句,在兰钰儿转身离开的时候轻轻摊开了右手。掌心上,原本崭新的发冠此刻暗淡无光,边缘处满布细小的蚀孔和裂纹,看起来倒像是在转瞬之间经历了七八百年。


坑文是不会坑的,说什么都不会坑的
但是一篇文章写得不通畅我就一连几天都不想再看到它🌚
终于考完期末考了hhh也祝小天使们期末顺利哟!

【德钰】花胜去年红(一)

朋友们,我学聪明了,我再也不写什么阴谋与爱情了
现代衍生,穿越梗,ooc有,我学不好人物的语气
题目依旧是写完之后秒取的,等完结了再改

兰钰儿平时是不怎么喝酒的,不过不久之前她才荣升人事部主管,公司年会上随之而来的应酬实在是不好拒绝,一来二去喝得也就有些多了,幸好一向交好的同事偷偷帮她把酒换成了水,部门里的人知道她不胜酒力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才勉强撑完整场宴会。待回家锁好门窗,兰钰儿紧绷着的神经也就彻底放松下来,丢了包便扑上床睡得昏天黑地,隔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十点。宿醉的滋味并不好受,从被窝里爬出来的时候口干舌燥饥肠辘辘不算,后脑勺还跟打了电钻似的突突疼着,脑仁却像陈年的朽木,里头被虫蚁蛀食一空,正应了“头重脚轻”四个字。所以当看到客厅里凭空出现的陌生男子时,兰钰儿差点以为自己产生了什么幻觉。
男子原本侧对着她立在照片墙前,听到响动便立刻转过身来看向她,面容溶进冬日冷硬的阳光里看不真切。
兰钰儿在那一瞬间彻底清醒了。
门窗还好好的锁着,眼前这个穿了一身戏服的男人是怎么进来的?他要做什么?被她撞破了会对她下杀手吗?往日里看过的社会新闻在脑子里走马灯似地晃过,兰钰儿恐惧到了极点,反而迅速地冷静下来。
电话在几米之外,手机还在包里,想要在这个男人的眼皮子底下报警是不大可能了,大喊大叫也只会进一步刺激他让局面完全失控,眼下只能快速冲回卧室反锁上房门再向邻居呼救,在这之前或许还应该假意跟他敷衍几句以便不动声色地朝房间先移动几步,免得等会儿被他追上。自己一个人住着,一旦发生什么肢体冲突连个能帮她的人都没有,还是赶紧避其锋芒保住性命的好,他要偷什么东西让他偷算了,权当破财消灾。
兰钰儿正估算着自己到房间的距离,眼前的男子忽然低低地唤了一句“兰钰儿”,他明明就站在几步远的地方,可这一声“兰钰儿”却仿佛是从几万光年之外射来的一支箭,裹挟着无限悲凉正中兰钰儿的心口,将她单薄的身体完全贯穿,连周身的血液都有了一瞬的凝滞。他往前走了一步,从背后那团冷光中抽离出来,耀目的天光乍那间便颓了颜色,“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兰钰儿就着那片黯淡下去的光线看清了他的脸,唇如点绛,似喜非喜,眸如聚墨,似怒非怒,恍惚间觉得这个人莫名熟悉。她被他的声音蛊惑,有了一种没来由的安全感,那股用于逃跑的力气此刻尽数卸去,她试探着开口,“先生,你认得我?”
大概是太过惊诧吧,眼前人甚至没能收拾好脸上愣怔的表情,他盯着兰钰儿看了好几秒,神色却破败得像过了好几年。这倏忽间的变化似乎触动了她身体里的那支箭,让她忍不住一阵心疼。“认得。自然是认得。”,这句话几乎是从他齿缝间挤出来的。
“我却想不起来先生的名字?”
“宛州,牧云德。”
—————————————
穿越。
不仅是从另一个时间穿越来的,还是从另一个空间穿越来的。
这么狗血的剧情发生在自己身边,还真是有种说不出来的荒诞感。兰钰儿认命地往厨房走去,按照国际惯例,生活在现实世界的人对穿越者是有照顾的义务的——反正中日韩的穿越作品里都是这么写的,何况兰钰儿实在也不忍心把牧云德赶出家门任他自生自灭。她打开冰箱看了两眼,转头问他,“你还没吃饭吧,家里还有半条鱼,我做生滚粥,你吃吗?”
牧云德一脸别扭地“嗯”了一声,跟着兰钰儿进了厨房,看起来倒没有要帮忙的打算,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兰钰儿熟练地片着鱼,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说下去,“你生活的那个世界,是怎么样的一个地方?”
牧云德觉得这光景有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恍如置身于某段太过久远的回忆中,他略微顿了顿,浅笑着开口,“九州有东西北三陆,西陆是人迹罕至的云州和雷州。北陆则分为殇州瀚州和宁州,殇州生活着高大的夸父,瀚州生活着蛮族,也就是未开化的人族。宁州生活着会飞的羽人。”
“会飞的羽人?”兰钰儿抬起头,一双眼晶亮亮的。
牧云德从前就喜欢她眼里的光彩,温柔又热忱,照彻过他生命中最灰暗的时光,可惜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了。如今再一次见到,竟然是在遥远的另一个时空。他忽然感到一阵久违的安心,语气也软了下来,“也不是时时刻刻都能远飞的。羽族的翅膀是由精神力凝结而成,受月力影响,平时飞不过数百米便会疲累不堪。等到每年七月七凤翔典月力最高的时候才会有不竭之力,若要出兵,便是此时。”
“出兵……你们那里战争很多吗?你打过仗吗?”
“我是一个惜命的人。”牧云德轻笑答道,“我是乱世的制造者,自己却从不上战场。”
兰钰儿吃了一惊,刀子差点切到了手指,看起来有些错愕,“你为什么要制造乱世?”
牧云德叹了口气,低头看着刀板上的鱼肉,良久才答道,“或许是因为,有些东西来得太过容易,有些又太不容易。”
—————————————
兰钰儿是和平主义者,素来不喜欢鼓吹战争的人,但看到牧云德自那番交谈后便情绪低落竟隐隐有些心疼,也就没有再追问什么,只简单地向牧云德介绍了这个时空的种种。
“你在这里过得还好吗?”牧云德低头拿勺子搅着碗里的鱼片粥,面无表情地发问。
“还不错吧。毕业之后因为爸爸的关系进了现在的公司,同事们都挺友好的,领导也很器重我,年前才升了中层,年会上又分了干股。房子是家里帮着付的首付,生活上没有太大压力,比很多人幸运了。”兰钰儿说完才觉得失言,自己什么时候跟这个人这么熟了?三句两句把自己家底都给交代了。
牧云德有几个词听不太懂,但总体意思已经明白了,脸上泛起微不可察的笑容,淡淡地说了句,“那就好。”
兰钰儿忽然想起甫一见面牧云德便叫出了她的名字,好奇地问道,“你在那个时空跟我认识是吗?我也是那里的人?”
牧云德沉默了片刻,才缓缓说了句“很熟”。
“我们是朋友吗?”
这一回牧云德没有犹豫,像是早就猜到了她要问这句话,深深地望着她的眼睛答道,“你是我最信任的人。”
像是要望到她心底里去。
兰钰儿的心就在那一刻很没用地颤了颤。


在滴着眼泪 仍紧握一起不畏惧
重重围墙下进睡 紧紧一对
漠视命运对抗世界看看这壮举

去年播放天数最多的一首歌
新的一年仍要与世界狠狠相恋

写了邺王以牧云德为借口起兵之后
就发现邺王已经杀了王妃起兵了
写了牧云德被困天启城之后
就发现牧云德已经带着兰钰儿跑路了
不写了不写了,我就没有写同人的命

元旦快乐哟

【德钰】咸阳宿草八回秋


私设多,ooc有

云厥宁第一次听到那位搅动天下风云的阴谋家的大名是在问松学堂。
那一日,学堂里素来与他交好的张思平向他抱怨说自己已经能熟练背诵《学而》了,家里却还在用“再不安分些,牧云德就把你带走了,一辈子也别想见到爷娘兄妹”吓唬他,听起来颇为气恼。
云厥宁的娘亲从来不吓唬他,所以他从来也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周围的孩子一听九州大陆上竟然还有不知道牧云德的人便兴奋地围了过来,叽叽喳喳地给他恶补了此人的种种轶闻掌故。半大孩子嘴里的世界往往要比现实夸张许多倍,何况牧云德这名字原本就是长辈们拿来吓唬孩子用的,几个孩子叽咕一通,便把牧云德说成了一个世间少有的心狠手辣之徒。
云厥宁当日晚膳时便将这些话向娘亲提起来了。
娘亲原本是在给他布菜,听到这个名字手颤了一颤,那一筷子火腿便掉在了桌上。云厥宁心想这牧云德果然可怕,竟然连娘亲都被吓着了。
云家人丁稀薄,家中只有这一对孤儿寡母,云厥宁因此也比同龄的孩子成熟些,见到娘亲面色苍白,便赶紧换了个笑话想哄娘亲开心,娘亲却没笑,仍要他将今日在学堂听见的那些有关牧云德的话一个字一个字说给她听。
他话还没说完,娘亲的眼泪就已经淌了下来。
“宁儿,旁人怎么说是旁人的事,你永远也不可以说牧云德的不是,记住了吗?”
“孩儿记住了。娘亲,莫非您与这牧云德是旧相识?”
“他……他是你的恩人,若不是他当日相救,如今世界上也就不会有你这个人了。这其间种种太过复杂,等你长大了,娘再说给你听。”
云厥宁听了这话略有些吃惊,没想到那位穷凶极恶的牧云德竟会是他的救命恩人,本想向娘亲细问一番,听到了这话,也只好作罢了。
那晚在梦里,云厥宁见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他从未见过牧云德的画像,却知道这便是他了。
“可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男子自嘲地笑了笑,“只不过是一个让妻子流泪的人罢了。”
—————————————
牧云德的书房向来不许旁人随意出入,但兰钰儿是个例外。牧云德如今已经没有什么事情需要瞒着兰钰儿了,她知道宛州商会在明在暗全部的账目往来、知道九州客栈里每一笔见得见不得人的交易、知道他清和朗润的外表下最为黑暗的秘密,因此她被允许在牧云德的所有活动范围内自由往来。
所以那天,她会看到牧云德书桌上那封不知要寄给谁的密信,信中所述皆是牧云德的庞大阴谋,而这阴谋其中的一环,便是牧云笙的死。
兰钰儿其实早已对她和牧云笙的那段过往彻底释怀了,但终究是相伴了十数年的故人,牧云德要算计他,她尚可以装聋作哑,但牧云德要他的命,她怎么可以视若无睹?
兰钰儿看着牧云德的睡颜一夜无眠,第二天晨起之后,还是寻了个机会去向牧云笙报信。多的话她只字未提,只隐晦地透露了牧云笙应当注意的部分。
牧云笙执拗地问她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是否需要他伸出援手将她从牧云德身边带回来的时候,兰钰儿不是不愧疚的。她与牧云笙之间的情分这样深,如今她肯为他做的,居然只有这么多。可是她还能怎么办呢?她知道牧云德并非善类,可她今生已经和这个人纠缠在一起了,挣不脱,舍不下。
兰钰儿的手上从未沾染过鲜血,真正需要沾染鲜血的事牧云德也从不会让她去做,可兰钰儿却时常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她眼睁睁看着他暗地里的一双覆雨翻云手搅得满身罪孽深重,面对旁人却始终三缄其口只字不提,由着他一意孤行下去。知而不言,遮掩罪状,她的所作所为,难道不是大错特错的?
可是他的任何一条罪状都足以置他于死地,兰钰儿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她想起牧云德的眼睛,他在暗夜里一遍又一遍地问她,兰钰儿,我只有你一个人了,你会背叛我吗?
牧云德当初问她这个问题的时候她没有回答,但在她心里,从未有一时一刻想过要背弃牧云德。
可是她终究还是背叛了他,私自向牧云笙传递了消息。
到头来,她对不起牧云笙,也辜负了牧云德。
—————————————
兰钰儿回府之后,自行去向牧云德请了罪。
牧云德略微有点惊讶,沉吟片刻后,意味不明地说了句“你倒真算个有情有义的姑娘。”
牧云德是从来不需要怀有二心的亲信的,兰钰儿早就对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有了准备,可当牧云德的惩罚真的下来时,她还是愣怔了几秒。这惩罚不是太重,而是太轻。
大概是顾及这些年的情分,牧云德没有为难她,只是以不忠的名义逐她出了府,“世人不懂我的志向,你也不懂。虽然不懂却还是尽心尽力地陪在我身边这么久,兰钰儿,我不怪你。”牧云德眸色深深,语气却没有什么起伏,“你走吧,多带些金铢,走得远远的,不要再回来。从今往后你我再无瓜葛,只当从前没有认识过。我不该将你从未平斋带出来的,那时年少气盛,一时兴起,没想到竟误了你一生。”
—————————————
不久之后,兰钰儿就接到了牧云德的死讯。
来送信的是九州客栈里洗菜的周大娘,兰钰儿被牧云德塞到厨房里的第一天,便是这位大娘带着她熟悉各项事宜,原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人却很热心,对她一向很好。如今大厦倾覆,也只有这样的小人物能够得以保全了。
那位已经不在人世的世子,在绝笔信上写道,“帝命式于九围,兹惟艰哉,奈何弗敬;天心佑夫一德,永言保之,遹求厥宁。你还是不了解我,我却了解你,孩子就叫云厥宁吧,从今往后,不要再背弃我了。”
兰钰儿见信恸哭不止,她应该想到的,应该想到的啊。
牧云德那样谨慎的一个人,怎么会把那么多秘密写在信上?她原来不知道这封信是写给谁的,如今才明白竟是特意写给自己看的。
他大概早就知道自己将要面对怎样危险的局面,一招不慎满盘皆输,籍没财产抄家灭族,所以寻了这样一个由头,将自己和孩子远远地送出天启城。
孩子……孩子的事她尚未同他说起过,她大概知道他当时的处境有多凶险,吃不准这个孩子的到来是会教他高兴还是烦忧,所以一直闭口不提。却原来他早就知道了。
牧云德那时候整夜睡不安稳,往往在睡梦中无意识地将她搂得死紧,夜半惊醒时,以为她还睡着,便抱着她一声声地喊她的名字。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是《垓下歌》。他终究还是做了西楚霸王,她却没能做成虞姬。
兰钰儿有些遗憾,她应该亲口告诉他这个孩子的存在的,他们对彼此最深的秘密心知肚明,却惟独在这些事情上相互隐瞒,到死才摊破一切。
解不开了,他与她之间的种种,这一生都解不开了。
—————————————
那一年的宛州来了一对陌生的母子,据那位年轻的母亲所说,这户人家原是北方人,丈夫此前死于战乱,孤儿寡母流离失所无处可归,本欲南下投奔亲戚,可到了此地所余盘缠却已经不多了,便只好在此落脚。她的绣功极好,听说从前是大户人家的帮佣,定居此处后便一直以刺绣为生。这位云家夫人一住便是三十多年,至死也没有离开。
—————————————
上一篇提到牧云德的理想有一条是让全九州的黄发垂髫都记住他的名字,如今也算是做到了
背景是私设,大概就是牧云德所谋大事暴露,世子系全军覆没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不是。没看过原著,要是有bug的话还请见谅
这种结局真是满满的康慈既视感啊hhh我站的cp都超虐
题目依然是写完全文后随便诹的,白乐天的《梦微之》,跟每一对死别cp都超搭。云厥宁八岁了嗯(强行符合题意

【德钰】困兽


小修了一下,大概取了个题目,下次再按题意改吧
依旧世子视角,ooc有


九州客栈的德世子是一个胸有大志的人,虽然他的志向说出来必定会遭受世人冷眼唾弃,但自诩天资颖悟异于常人的世子大人并不怎么在意俗世眼光。在推动社会转型改善族群生态这件事情上,德世子一向是坚定理想百折不挠的。起先他拉了辰月的那位墨先生做亚夫,没成想这位墨先生一梗脖子便入了宫,心安理得地把他撇在原地,他咬咬牙忍了;后来他又从衙役手里捞出了南枯月漓做盟友,哪知道南枯月漓转头便攀上了他的父王,全然将他当作跳板一块,他咬咬牙也忍了;如今竟连在九州客栈干了一辈子的秦玉丰都有样学样地阳奉阴违起来,牧云德说什么都忍不下去了:这一个两个的天天在他面前瞎搞这么多花色,他不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作威作福杀人活人,往后还不全得反到天上去?


德世子心情不好的时候一向喜欢抽人。秦玉丰跟在世子身边有些年头了,自然也知道他的脾气,便投其所好地在笼斗场攒了个角斗的局来赔罪。按道理讲,这种血腥暴力的场合带上兰钰儿是挺不合适的,但是世子大人近来已经习惯了走哪都带着这个小尾巴。本来嘛,冬天太冷要有人给他递手炉,夏天太热要有人替他打扇子,坐轿子太闷要有人跟他说说话,走路又太累自然也要有人陪他一起跑跑腿——总不能让他堂堂德世子一个人吃苦不是?作为全九州最为富有的商人,德世子自然不会亏待了自己,所以如今只要不是去一些特殊的场合——譬如说拜访未平斋里那位洁身自好不近女色的笙殿下,世子都乐得让兰钰儿随侍左右。

话说回来,区区几个奴隶与死囚的互搏是不足以令世子大人把这笔账翻篇的。秦玉丰原是深得世子信任的得力臂膀,如今既然不知死活地辜负了这份信任,自然也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今日这场角斗既然这般无趣,德世子便也只好请秦大掌柜亲自下去巡视一圈,给诸位角斗士做做榜样了。


不用回头,向来精于算计洞彻人心的德世子也知道身后的兰钰儿此刻吓得不轻。毕竟还是个没经历过什么风浪的小丫头,素来只见过宰鹅,没见过宰人的,何况如今丢下去的又是他的亲信,兰钰儿看在眼里,难免会有些物伤其类心有戚戚之感。
其实让兰钰儿来看这一幕,多少也有点杀鸡儆猴的意味,牧云德不是满脑子风花雪月的世家公子,他没那个好命。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重塑这个世界的最高秩序,把自己的名字写到史书里、篆在丰碑上、刻进九州大陆每一个黄发垂髫山野村夫的心中,让全天下的人看看这个叫做牧云德的少年究竟有多大的能量,让那些轻视他、背叛他、低估他的人看清楚自己犯了多么愚蠢的错误,是他毕生所愿,为了达成这一夙愿,他日夜行走在悬崖边缘,任何一步行差踏错,都足以令他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暗地里那些攸关生死的秘密,他早已有意交由兰钰儿保管。抛开他们之间微妙的关系不谈,兰钰儿本身也是一个可信的人,她置身于权贵斗争的漩涡中心,见过了太多人的秘密,却始终能够做到守口如瓶——当然,南枯月漓的事是个意外,她那时还不清楚邺王与邺王世子同平常父子的不同,把事情看得太单纯了一点,诸如此类的事情,今后多多提点即可,无需太过计较。

兰钰儿入府后,牧云德一直在暗中历练她,客栈内的各项事务都不动声色地让她操练了一遍。如今从采购、烹饪到正式宴会的筹备主持,九州客栈在明的运作流程兰钰儿已经全部熟悉了,只消寻个恰当的时机便可走马上任,可真到了要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部放到她手上的时候,牧云德还是有种莫名的不真实感。
九州客栈是秦玉丰的全部心血,让他来做这个掌柜,自然是可以死守住那些见不得光的秘密的,可是兰钰儿呢?她与他没有任何利益瓜葛,对名利本身也不感兴趣,是个彻头彻尾的局外人,一旦她想变节,还有牧云笙这条后路可退,而他手中又有什么可以约束兰钰儿的底牌?随着他宏图伟业的一步步推进,九州客栈今后的秘密只会更多更大,其间一旦出现什么纰漏,连他的母亲穆如屏都救不了他,把这一切全部交给这样一个人,指望靠她的忠心和情意来保住自己的性命,这个决定真是糟糕透了。

牧云德不动声色地朝她伸出手,兰钰儿便轻轻地将手搭了上来,果然是冰凉的。了然地叹了口气,牧云德轻声问道,“我一心待他们,南枯月漓背叛了我,秦玉丰也背叛了我,我就只有你一个人了,你会背叛我吗?”
这种问题问出口,不过就是想求一句承诺来告慰此时此刻的种种心绪。以后的事情谁又能真的保证呢?其实人人都知道,所谓诺言归根结底也只是一句空话,待到物换景移情随事迁,往日指天画地说出来的话,也都是可以轻易丢弃不再作数的。人之所以需要一个又一个承诺,不过是为了安心度过今日罢了。
按照牧云德对兰钰儿的了解,接下来兰钰儿定要说些“兰钰儿会一直陪伴在世子身边”“无论何时,兰钰儿都不会背弃世子”“纵然他们都辜负了世子的信任,兰钰儿却永远不会”之类的话,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神必然坚定又无畏,仿佛真要陪他去打一场九死一生的大仗,粉身碎骨也浑然不惧。
像这样的回应,牧云德不是不喜欢的。兰钰儿真心对他好,他心里其实也清楚,却又时常怀疑自己太过自信,故而需要她一遍又一遍地自我剖白。兰钰儿是他用了些手段从牧云笙身边拐出来的,难保日后不会像离开牧云笙一样离开他;何况即便是如今,她的那颗真心仍有不少是放在牧云笙那里的,至于究竟有多少,他其实也没什么把握。牧云德从前在兰钰儿面前表露过几次怀疑,她没有哪次不是急急地要将一颗真心捧到他手上的,这些直白宣泄的情感令他面上难以应对,但心里却很是受用。

牧云德自幼便不得父母欢心,从未体验过所谓坚定不移的父母之爱;长大后纵然坐拥无数金铢富可敌国,身边的亲信对他有的也皆是忠心,不是真心。牧云德与兰钰儿之间的纠缠连结,比起与其他人,要更为紧密一些,很多时候他对兰钰儿甚至有一种不由自主的依赖。屋外的世界云谲波诡风浪滔天,拉上房门的这一方小小天地却平静地恍若世外,她眉目温柔浅笑轻点,轻易便可令他安心。他是独行惯了的,生活中的种种难言苦涩无人可分享便只得生生嚼碎了吞进肚子里,天长日久的心也渐渐硬了起来,忽然遇到一阵毫无保留地温暖,便有一霎美妙的眩晕。他心里清楚所有令人贪恋的东西都会日益腐蚀消解心中的意志,唯独一无所有方可无欲则刚,因此告诫自己不可轻易靠近,但世人皆有七情六欲,他亦不能免俗,故而又不舍得真的远离。这种难以割舍的依赖令他恼火,却又让他有些隐隐的期待。

哄她说出这样的话,然后满意地不置可否,这种毫无新鲜感的相处模式牧云德已经太熟悉了,熟悉到兰钰儿还没回答,牧云德就已经准备好愉悦和感动了。

可在他早早地酝酿好八百遍情绪之后,兰钰儿开口说的却是,“世子,能不能放了秦掌柜?”

有那么一瞬间,牧云德的心就这样沉了下去,他突然觉得没来由的可笑,等到理智回笼,才略微醒过神来,明白是自己太急切了。会说出这样的答案的,才是兰钰儿啊,秦掌柜在下面生死未卜,她又怎么会满心欢喜地在这里跟他山盟海誓?是他忘了,她和他,终究还是不一样的人。
今天确实是把兰钰儿吓得太狠了,这有点偏离牧云德的本意。该办的事已经办完了,也没有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的必要,牧云德不欲再刺激兰钰儿,起身迤迤然走了出去。

早已做好的决定,事到临头又何必再来犹豫迟疑。其实兰钰儿那句话说不说又有什么分别呢?自己近来,还真是变得软弱了。